欢迎访问:亚洲男人天堂2018av-av色天堂2018在线观看-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秘密女友】(20)

 字数:8278
        第二十章好久不见
 
  星月偏转只消分毫,融了冬雪,谢了春花……
 
  路面的温度都可以把鸡蛋烤熟了,地上滚动的行李箱好像被地面的熔岩缠绕 住了,油腻腻的很压手。而握把上的汗渍早就湿透了,湿乎乎的惹人厌烦,一下 飞机就这么热,这是我们整个田径队都没有想到的。
 
  「副领队怎么安排的车,都等了半个小时了,还不来。」停车场里的埋怨声 此起彼伏。
 
  也难怪,顶着三十四五度的高温,提着大箱行李,傻乎乎的站在停车场里等 着,是个人都会上火,何况这里各个都是二十来岁出头的小伙,正是青春火旺的 年纪。而我看着站在一旁,同样没有遮阴的领队,心里十分明了。不就是副领队 特意让领队吃点苦头,这样的机会都用上,看来副领队确实下作到一定程度了。 
  纪律,在烈日下的半个小时后开始要松散了,但是领队依旧站在这里,大家 都不好意思擅自离开。而一辆大巴终于在迟到半小时后开了进来,大家的骂声才 转为欢呼声。
 
  「院长,不好意思,路上塞车,我们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来来来,大家 快上车,车上有空调,还有水,都在椅子下,大家自己拿啊!」副领队好像这个 春天又发福了不少,脸上也好像油光了不少。
 
  这时,一个穿白色运动衫的女孩吸引了我的目光,她正在大巴车下开行李柜。 
  其实褐色的皮肤和白色的运动衫不是很搭配,但是真正的运动女孩总是可以 把白色穿的很健康,很得体。她动作很有力,干净利索,有条不紊的指挥大伙依 次把行李箱放到行李柜中。一个个的大箱子装进了车厢里,而我站在最后,她却 一直弓着身子在挪位置,生怕最后一个大箱子没有办法上车。
 
  「佩儿。」她的手搭在了我的行李箱上,而我的手却搭在了她的肩上。 
  「嗯?」她抬起一直埋着的头,遮阳帽下露出略带喜悦的惊讶。
 
  「还真的是你啊?你不是已经毕业了吗?」我看见故人,心里一阵喜悦,笑 着问道。
 
  「李严!你怎么在……你不是去了……」佩儿用手揉了揉眼睛,又盯着我看 了看。
 
  「大家湿了的衣服现在换下来,回程可能还会堵车,不要吹空调把自己冻感 冒了,懂吗?」这是领队的声音,虽然像教育,但是大家都知道,其实是命令。 
  刚刚上车的那群人又稀里哗啦的下来,到各自的行李箱里取衣服。
 
  「大家不要着急,箱子都是叠起来的,从上面往下面拿,小心一点……」佩 儿做起工作来还是很有意思的。我握住自己的箱子就那么看着她,看着她的汗滴 从而后滑落流入衣襟里,那扎起来的马尾在左右摇摆,流露出少女特有的气质。 
  可惜这种气质似乎对这份工作没有一点益处,人群变成了半圆形。
 
  「第一梯队的给我听好,站成一列,你们以为这是菜市场啊!」我依然握着 行李箱,人群却静了下来,很迅速的组成了一列。剩下的那些人愣了一下,赶紧 又组成了另一列。
 
  「咦?谢谢。」佩儿很诧异眼前发生的事情,但很快报以微笑和感谢。 
  「没事,怎么说你都是学姐,大家理应尊重。」我依旧在笑。
 
  「其实,我是工作人员了……」佩儿很有意味的指了指自己的吊牌,有些自 豪和骄傲。
 
  「这样啊,那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我的笑容越发灿烂了,不过内心 却清楚十分。这个副领队还是有点斤两,居然帮助佩儿解决了第一份工作,看来 她两的关系蛮深的。
 
  花了大半天,到达旅店入住整理然后集合,向大家宣布晚上的时间安排。我 又去找领队汇报了大家的入住情况和整体状态,一切工作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 
  好不容易静了下来,应该要去躺一躺,然后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李严。」门外这个声音,是佩儿。
 
  「严哥,我去开门。」这是和我同住的学弟。
 
  「李严在吗?」佩儿问道。
 
  「在。」学弟走进来,朝我夸张的使眼色,然后躺床上去了。
 
  「佩儿,找我有事吗?」我很有礼貌的询问。
 
  「没有,只是大半年没有见到你,想要找你聊聊天。」佩儿看上去比我更忙, 因为衣服都没有换。
 
  「嗯。现在吗?」我反问道。
 
  「你,有时间吗?」佩儿的眼睛朝学弟看了一眼。
 
  「现在有,晚上就不一定了。」我走到门口,轻轻和佩儿说。
 
  「那,我们去楼下喝点东西。」我们说完便下楼。
 
  这次比赛是全国性的,各路好手云集于此,体育场馆周边的酒店都住满人了。 
  而周边的商业设施也是人满为患,我和佩儿走了好几家店面都没有一个座位, 更不要说安静的可以闲聊的地方了。
 
  「没想到这么多人,介意陪我走一走吗?」佩儿问道。
 
  「怎么会呢?只是怕你太累了。」我的回答很周到。
 
  「没事,说不定朝那边走,会有那么几家空闲的咖啡店。」真是毕业后有了 极大的改变,现在的认知和谈吐完全不像半年前的样子,这就是成长的魅力吧。 
  「我还是去买杯饮料吧。」我大方的表示。
 
  夕阳无限,大楼林立的城市中央,地上散落的是钢筋水泥的倒影。那不合时 宜的晚风在街道阡陌的光影里穿梭往来,落在夕阳下的带着炙热,徘徊阴影下的 却又无比凉爽,这便是夏日里最令人惬意的时刻。
 
  「说到底,我还要感谢你给我写的论文初稿呢。」佩儿和我并肩走在街道上。 
  「那个,你还真拿那个毕业呢?」我很惊讶。
 
  「万事开头难,有了你的初稿,我才能最后完成论文。」佩儿笑了。
 
  「呵呵,真是有点讽刺,那是我胡乱写的。」我也笑了。
 
  「你不要这么谦虚好吗?我知道那个时候你去了集训营,所以也不想麻烦你 了……即使想麻烦,也麻烦不到你了。」佩儿看着我,她的眼睛里有疑惑。 
  「那时候走的着急,没有和你打招呼,还真是有点过意不去。」我扭头没有 看佩儿。
 
  「是领队召你进集训营的,还是副领队?你知道的,你们练的完全不用去高 原,你根本不用去集训营。」佩儿停了下来,盯着我问道。
 
  「是我自己申请去的。在学校理论知识已经学得够多了,我应该要去集训营 训练并且学习那里的管理和训练知识。」我也盯着佩儿回答道。
 
  「是吗?我一直以为是副领队的事情……」佩儿低头道。
 
  「怎么会,他还没有那么本事吧。」我朗朗笑道。
 
  「呵呵,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佩儿也跟着我笑了, 笑的时候眼睛里是那么清澈,那么自然,那么熟悉。
 
  「这次比赛我带第一梯队,誓要为学校争取荣誉,没有严格的管理,怎么管 得住他们这群小豹子。」我知道佩儿在说中午的事情。
 
  「是啊,你都大三了,是现在的主力军了。」佩儿的语气有些崇拜。
 
  「这次可不是主力军,你刚刚在房间看到的那个才是主力军。」我悄悄的试 探佩儿。
 
  「什么?什么意思?」佩儿一脸懵懂。
 
  「呵呵,那个小伙子很有潜力的,是我的好搭档。」我笑着解释。我的笑很 轻松,因为佩儿现在和副领队似乎没有过度的联系了,否则她不可能不知道这次 比赛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让我的小豹子学弟拿下第一个全国冠军的。副领队先到的 目的是打前站,然后我们要控制比赛排名,让我在死亡之组里把有力的竞争对手 全部干掉。
 
  「再怎么有潜力,还不是你的学弟。」佩儿的眼神在暧昧着。
 
  「呵呵。」我望着光和影的远端送了一口气。
 
  「李严,你知道吗?自从你走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你知不知道?」佩儿 默默和我走了许久,终于还是打破了沉寂。
 
  「啊?什么事?」我知道,我就知道,哪怕我可以逃到高原集训营,也不可 能在那里躲一辈子。我,迟早有一天还是会回学校的,去面对那些故人,那些故 事,可是,我从来没有觉得它会来的这么早。我的内心似乎平静了,但还不足以 应对这场风暴。
 
  「你真不知道?」佩儿不相信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事实上,我现在也不想知道。」我没有看佩儿,停在了红绿灯 前。
 
  「唉!李严。你当初去集训营,真的只是为了学习吗?还是和他们一样,所 以大度的选择离开?」佩儿拉着我的手臂,用目光逼问我,这一次来的这么直接, 我的内心又发生了小小的震动。
 
  「你认为还有什么原因?」我嘲笑自己,反问佩儿?李严,你已经没有什么 可以失去了,何必害怕佩儿的询问呢?
 
  「你们寝室,分崩离析,都是因为苏琳,对不对?」佩儿的问题好直接。 
  这个名字,虽然没有在我的世界中出现过了,却无数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我自认为内心反反复复自我冲击,能够让我的意识中形成壁垒,让那些雷霆 万钧变成落花流水,那些晴天霹雳变成秋风细雨。但是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并不是 单纯的量变就会变成质变的。我无数次想象我听到她的名字后平静的一笑而过, 拾起一颗平常心和她并排而坐,问她最近可好……但是,我动容了……恐怕,是 时间还不够久,那些伤痛冲刷的还不够完全吧!
 
  「其实,她一直是那种人,你并不是不知道,所以,你选择了离开。但是,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猜测,是不是副领队陷害了你?是不是你们寝室的人逼走 了你?或许是你在那次比赛无望后,突然开窍了……」佩儿的表情很焦急而欣慰。 
  「真是对不起,没想到让你那么困扰。」我有些不好意思,但僵硬的表情很 难说不是刚刚的内心震动造成的。
 
  「那,我们寝室怎么分崩离析了?」我才回过神,不由自主的想要知道,真 是自作孽。
 
  「你走后一直都很安静,结果上个学期开学,阿辉和苏琳分手了……那次分 手闹得很厉害,阿辉一天晚上喝醉了,拿着酒瓶在音乐学院外面等苏琳,后来两 人发生了口角,阿辉借着酒劲发泄,引了很多学生围观,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你知道我们学院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这次的对象是苏琳,所以阿辉受 到了学校的处分……这次后,秦峰就从寝室搬了出去,而且,好像是秦峰抢了苏 琳,现在你们寝室就剩阿辉一个人了……「佩儿和我站在这个凉爽又无人的街角 说着那些过去了,我却完全不知道的故事。
 
  「好精彩的故事啊,说白了就是秦峰抢了阿辉的女朋友,跟我完全没有关系, 你怎么会联想到我身上呢?」我拍了拍佩儿的肩膀,告诉自己,这个讲故事的人 是存在的,不是在做梦。而我的内心,此时好像在反复验证自己的猜测一样,秦 峰的种种表情和作为又一次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啊,我真是看不出,没想到秦峰还有这样的手段……」我觉得刚刚自己的 动作太唐突,赶紧又转移话题。
 
  「那是你认识秦峰不够早,其实他刚刚进学校的时候还是很有才华的,如果 不是后来那件事,他根本不会是你看到的样子。」佩儿说道。
 
  「那阿辉呢?」我有些关心我的这个老友。
 
  「依旧住寝室啊,我也没有多注意他,不过感觉他的花边一下子销声匿迹了, 原本也不是他的花边……」佩儿回答道。
 
  「真没想到,我走了以后寝室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感叹道,但是好像早 就知道结果了一样。
 
  「李严,为什么你不问问你最想知道的苏琳的情况呢?」佩儿的嘴角不经意 的抽搐,她的想法很有深意。
 
  「本来没什么兴趣,不过你既然说了一切因苏琳而起,我现在倒是想知道了。」 
  我笑了,很怪,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欺骗佩儿。
 
  「你其实一直都想知道,何必要装呢?你愿意和我从酒店出来得时候你就有 这个想法了,对不,李严?」佩儿的分析很有依据,让我无法反驳。
 
  「有些晚了,我请你吃个晚餐吧,晚上还要集合的。」我看到马路对面有许 多有情调的西式小店,心想这也算是一种交易吧。
 
  那一排小店都装修特别,连成一排风格出入很大,对于挑选的人很讲个性, 也就是每一家小店也是在反选顾客。我一眼看去,有一家的店的招牌瞬间吸引了 我,然后我带着佩儿推开了那家小店的门。
 
  这家小店很小,里面的招牌上有西式小点的价格,背灯的光线很足,招牌下 的厨房也是开放式的,一个戴绿头巾的服务生正在那里忙碌。装修是地中海风格 的蓝白相间,但是白色用的很多也很恰当。墙上挂着一排各种强烈对比的纸片木 偶,没有用暖黄色的灯光让它们很显眼,只是用了冷光让这个小店看上去很凉爽。 
  这个内部风格和外面的门面招牌简直相去甚远,不过却更让我喜欢。这里也 没有单独的桌子,只有一小排吧台,浅绿色的吧台,不是很高也不是很矮,还有 几把很相称的木质圆椅。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冷光下的白色墙壁,还有墙壁上灰绿色的抽象画作。 
  一个穿红色碎花淑女裙的女孩坐在那里,短发,边缘修的整齐而厚重,给人 很成熟的感觉。两条碎花肩带从短发的两侧出现,略向中央聚拢,最后落在后背 心中央。雪白细嫩的肌肤在冷光下看上去很柔和,整个上背部都露在短发下后肩 带中央。但是背部薄薄的肌肉玲珑有致,一点都不显得苍白,很少有女孩子会有 这样的背部。背部两侧微微凸起,一条似有似无的曲线又似峡谷一样隐匿在裙装 中,让人浮想联翩,却又不失一点美感。她似乎是在用手指夹住小匙轻轻拂动杯 中的等待,手肘被带动着摇曳,偶然空调一阵风过,柔荑香肩轻耸,秀发美鬓微 显。
 
  「老板,你的铜质招牌好像被太阳晒化了的感觉,没想到里面却这么清凉, 真是有创意。」我转过目光,朝厨房忙碌的身影称赞道。
 
  「呵呵,你是第二个这么评价我招牌的人了,你们两位?」老板的声音我很 喜欢。
 
  「嗯。」这时,我才发现红色碎花裙的旁边还摆着一台很古朴的单反相机, 而那雪白的手臂这时好像定在了那里,并没有主动拿开相机,也没有注意到有人 进来了。
 
  「还有一个是谁?」我继续和老板扯谈。
 
  「诺,坐在这里的这位美女啊!」老板笑得很可爱,指了指我的身边。 
  我拿起那个单反,还挺有分量的,那长长的镜头原来真的不轻。正准备帮这 位愣住的美女放回她的手边,却听到了老板的回话,忍不住扭头打量一下这个和 我眼光一样的女孩到底是什么样子。其实,我从进来的那一刻就被她的背影深深 吸引住了,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冲动,而且我早就猜到这样的背部昭示着惹火的 身材,而香肩的宽度和脖颈的修长告诉我她绝对是一位美女,一位可以令我心动 的美女。
 
  我低头从她踩在椅子边缘的脚开始欣赏,目光停留的时间不能太久,不然有 耍流氓的嫌疑,也不能停留不够久,那就看不出端倪。可是我的目光一接触到她 的小腿,就被深深的吸引了,笔直纤细,腓肠线条入弧顶彩虹,光彩夺目,木色 的背景让肌肤苍白却又感觉深邃,我的内心好像有一股溪泉涌出,那肤色和线条 实在是太迷人了。我的目光已经开始耍流氓了,而我身后的佩儿的目光却已经呆 滞了。
 
  「你的单反……」晃过神来的我感觉抬头,不想被当做流氓。
 
  她,没有扭头看我,只是愣愣的盯着她的咖啡,手中小匙正落在杯中的心形 奶油的中央。那是一个惊艳我一生一世的侧脸,鬓角、脸颊、睫毛、鼻梁、额头, 下巴,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而被惊艳之后的那一瞬,我的意识已经和图像融合 到了一起。这绝美的侧脸好像比以前消瘦了一点,下巴有点点可爱,加上肯定是 经过了修饰的红唇,却格外诱人。短发的丝丝隔断了时空,迷离的眼神好似若有 若现,我似乎一下子失去了俯身坐下的勇气。
 
  「两位要点什么?」老板见我们都在发呆,笑着询问。
 
  「啊!」我扭头望向老板。
 
  这一刻,琳儿慢慢起身,弯腰整理了一下裙子,伸手握住了我递给她的单反 相机。那一刻,我看到了那纤纤玉指涂抹着粉色的妖艳,食指确实不一样的绿色。 
  她并没有看我的眼神,顺势一带,相机已经被她拿走。
 
  「你们认识?」老板插嘴。
 
  「吱……」门的声音。
 
  然后,都安静了,只有空调的细微轰鸣声。吧台上,两杯咖啡,一杯已经见 底了,一杯还满满的。
 
  「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她。」佩儿的语气有些沮丧。
 
  「她怎么会在这里?」我反而问佩儿。
 
  「不知道,我们学校没有组织其他人来这里。」佩儿回答道。
 
  「你刚刚说……我们寝室……那秦峰呢?他是不是也被安排了什么比赛?」 
  我望着两杯咖啡问道。
 
  「怎么可能,他都大四了,再说,他哪有那实力!他是学院随行的摄影人员, 你不知道,他的摄影很行的。」佩儿对我说道。
 
  「这样啊!」我的心凉了一大截,刚刚那个身影这么美丽,却无法让我感到 一丝暖意。她,是没有认出我吗?她连正眼都没有看我一眼?她是在怪我吗?还 是不知道如何面对我?
 
  「有可能她是跟着秦峰过来的。」佩儿终于挤出了一点微笑。
 
  「啊,佩儿,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我看我得先回去了。」我 也勉强挤出一点微笑说道。
 
  「你是去找她吗?」佩儿伸手拉住我的手臂,问道。
 
  「呵呵,再怎么也要道个歉,当初我比赛失利后也没有感谢一下就去了集训 营,难得碰到了,就当面道个歉吧。」我笑了,真的笑了,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 假话。
 
  「她刚刚不是没有认出你,你觉得你有必要再去追吗?你不记得我以前和你 说过什么了吗?」佩儿有点着急。
 
  「不管怎样,只是道歉吧。」我叹了一口气。
 
  「李严,你和她上过床,对吗?」佩儿的手握得死死的。
 
  「你,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吃惊道。
 
  「就是这样,不然你为什么要去集训营?苏琳她和你的室友都上过床,你还 想要和她有瓜葛吗?她是什么人,你看不出吗?」佩儿拉着我的手臂用力拽,生 怕我不知道她说的事情。
 
  「半年前你都没有勇气,现在你就会勇气了吗?」佩儿看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只是道个歉……」我不敢看佩儿。
 
  「呵呵,原本我以为你现在已经成熟了,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幼稚。去吧, 我不拦你……」佩儿见阻止我不了,索性松手。
 
  「吱……」我打开了门,外面并没有很暗,我却已经找不到了那个碎花短裙 的姑娘。
 
  我还要继续去找吗?她真的来了?她知道我会来吗?我的内心不安,那杯空 咖啡是秦峰的吗?那我还跟去干什么?我傻乎乎的站在了门口。
 
  「李严,你知道吗,你没必要再去找她了。」佩儿也推门走了出来。
 
  「嗯?」我不解的看了佩儿一眼。
 
  「其实,阿辉闹事那一次后,秦峰,他已经和苏琳住在了一起!」佩儿的眼 神,不像说谎。
 
  顿时,天昏地暗,鬼哭神嚎……
 
  「那时候,阿辉来找过我。他宅在寝室,几乎和外界断了联系,那样子,就 像永远没睡醒的死人儿一样……他问我,你的离开是不是因为发现了秦峰和苏琳 在一起。我说我不知道,你也没有和我讲过,他说一定是这样的,所以你才离开 ……」佩儿顿了顿。
 
  「然后,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你们会弄成这个样子?结果他说,你们 都被骗了,都被苏琳骗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苏琳要骗他,他那么爱苏琳,可是苏 琳却眼睛都不眨就把他给甩了,而且,还说这一辈子永远都无法接受他。阿辉那 晚喝醉了去找苏琳,询问她是否和你们都发生过关系,质问苏琳为什么要这样做, 苏琳一点都没有否认,李严,你醒醒吧,我知道你和阿辉一样被那个女人迷惑了, 但这一切都是真的,你不要再去逃避了,你要清醒了,你有你新的生活……」佩 儿从背后搂住了我,生怕我会和阿辉一样一蹶不振。
 
  「不,我和阿辉不一样……我和阿辉不一样……」封印了半年的悲伤远不足 以被时间洗涤。在被打开封印的一瞬间,天旋地转,我好想又穿越回了那半年前 的那个晚上。秦峰咬着牙齿说道,我要再操一次那个屁股……
 
  ……分割线……
 
  让我们时间回到半年前的某一天,那一天我已经去了集训营一段时间了。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这个是佩儿的声音。
 
  「我们又不是陌生人,为什么不能来找你?」这是琳儿的声音。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会因为李严来找我的。」佩儿有些得意。 
  「啊!我不懂!」琳儿不知道佩儿对她如此敌视。
 
  「不要装傻了,李严去了集训营,他只告诉了我。还有,他说如果你来找我, 让我告诉你,他不想再见到你了,因为你不是一个好女孩。」佩儿开门见山。 
  「呵呵,他不会那样做的,你不用骗我。可能只是集训营比较着急,所以他 连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琳儿很自信。
 
  「为什么不会,你以为你很了解他吗?」佩儿冷笑。
 
  「至少比你了解他。我知道你对李严有好感,但你永远都不要希望他会把你 放在第一位。」琳儿的话语直指人心。
 
  「你不要太自信了,我确实没有你漂亮和迷人,也没有你勾引男人的技巧。 
  不过我却是真正可以让李严感觉到快乐的人,这些是你无法做到的,哪怕你 已经和他上过床了,对不对?「佩儿笑道。
 
  「你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早就应该要李严和你断绝来往,我真后悔… 
  …「琳儿虽然知道佩儿可能和李严有过肌肤之亲,可是被佩儿如此点破,还 是有些难以忍耐的怒火。
 
  「后悔让他上了我的床,他被我真正迷住了,即使他忘不了你的容貌,但是 他需要的每时每刻我都在他身边……在海岛,在酒店,在礼堂的厕所,还有我的 闺房里,我的床上……」佩儿打断了琳儿,她了解什么可以击倒对方。
 
  「住口……无耻!!」琳儿的拳头已经握紧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是唯一可以令他那么兴奋的人,懂吗?」佩儿深信对 方已经相信了自己。
 
  「你……碧池!!」琳儿的巴掌扇了出去。
 
  「啪!」佩儿没有躲。
 
  「哈哈哈哈,你就只剩下这点手段了,对不对?你打吧,我让你打个过瘾, 反正你永远都无法再见到李严。他去集训营只是不想见到你,否则他早就联系你 了,就像联系我一样。他已经看透了你,知道你只是一个玩弄感情的心机婊……」 
  佩儿被打后大笑。
 
  「不可能,我没有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我没有做任何背叛他的事情……」 
  琳儿不想看见佩儿,转身离开,但是她始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